当前位置:99真人娱乐 > 精彩资讯 > 「99真人主页」扯白|我的前半生:过时的亦舒以及全面崩塌的体面
「99真人主页」扯白|我的前半生:过时的亦舒以及全面崩塌的体面
2020-01-11 17:44:13

「99真人主页」扯白|我的前半生:过时的亦舒以及全面崩塌的体面

99真人主页,根据亦舒小说《我的前半生》改篇的电影剧一开场,就让亦舒迷就气炸了,原因是电视剧女主角与原著南辕北辙。

首当其冲的是衣品,且行且珍惜的马伊俐穿着:

▲大红大绿、大粉、大紫的衣服鞋子,徐徐从外滩走到了我们的面前。

一看到亦舒笔下酷爱穿米色开司米阔腿裤的中产阶级太太变成了如此艳俗尖刻的阔太,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

其次是为人处世的姿态:

原著里咬着牙直挺挺看着丈夫离去的子君变成了了傻不冷登的十三点,不谙世事的受伤小鹿变成失去理智血红双眼上前撕咬小三的鬣狗,这转变也还真是叫人情何以堪。

亦舒笔下的子君,天真烂漫,随性自我,却也扎扎实实尽到了一个完美中产阶级全职太太的职责:

“家里大大小小的事从不要涓生担心,他只需拿家用回来,要什么有什么,买房子装修他从来没操过心,都由我来奔波,到外地旅行,飞机票行李一应由我负责,孩子找名校,他父母生日摆寿宴,也都由我策划,我做错了什么?

到外头应酬,我愉快和善得很,并没有失礼于他,事实上每次去宴会回来,他总会说,‘子君,今天晚上最美丽的女人便是你。’我打扮得宜,操流利英语,也算是个标准太太,我做错了什么?我不懂。”

而在电视剧里,她却是一个好吃懒做疑神疑鬼满腹心机各种娇嗲誓把老公抓在手中的悍妇……

▲如果说看了书,大家对女主无一不投以同情的眼光,到了电视剧里,是一个作天作地打小三穿粉红色线衫不知所谓的中产阶级太太,大家都觉得简直没有办法不和这样粗鲁的老婆离婚。

当然,最最不能忍的是价值观:

马子君的价值观是什么价值观呢?其实就是吃男人的用男人的能让男人养的女人是最牛逼的,所以男人是她们的长期饭票,婚姻是她们的主战场,只要笼络住男人就是人生赢家……

这部剧最大的不可信就出自这里, 一个嚎叫着一味相信自己手段拿住人的上海下支角作派的妇女怎么可能答应离婚?离婚后又怎么可能逆袭?一无所长品味低俗的女人一下定狠心就成了咨询圈女强人,那么工作也太容易了吧?

时装剧拍出了武侠剧的感觉,痴呆儿童被神人灌顶一夜之间成了武林示尊,简直堪比射雕英雄传。

这种弱智剧情用来哄哄电视机前的无知少女倒也罢了,偏偏还要披着亦舒小说的外衣来进军熟女市场,让一众相信智商、信仰体面人生的亦舒迷们看得格外膈应:俗你就俗吧,偏还装高雅,抱着你的破文章不放手就不放手吧,偏还要去演亦舒女郎,都不知道这些人的脑洞是怎么长的。

“有一种朝青春期泼屎的感觉。”庄老说。

其实真要说起来,我们的青春期或许也真没有我们想像的那么美好,现在再去看亦舒的小说也会骇笑,白衬衣三个骨的卡其裤子午夜飞行的暗香,亦舒的女主角个个都是自我感觉奇好的都市女郎,“也不是不快乐的”,拒绝了条件优越的男性追求之后亦舒女郎们略带寂廖地感叹一句,连对方的名字都不屑提。

自傲自怜且自恋,如果真的在生活中遇到,也还是相当吃不消,《我的前半生》算是亦舒小说里最写实的一部,那些离婚后身边亲人的真面目与求职求生的辛酸苦楚我想通通都来自真实体验,那个年代离婚女性比现在更甚,种种难堪痛苦之处若没有经历过还真写不出来。

亦舒自己是早早儿21岁就离了婚。

1978年她的闺蜜方盈也离了婚。

▲方盈原是邵氏女星,也是亦舒闺蜜,1968年中,方盈与长两岁的“奇华饼家”少东黄锡祥结婚,1978年离异,我个人认为《我的前半生》中女主角子君有颇多方面与方盈相似,比如方也育有一子一女,离异后也是自力更生成为艺术家,为电影服装设计服装,作品包括:《海上花》、《鬼新娘》、《川岛芳子》、《赤裸的羔羊》、《风尘三侠》、《今天不回家》等三十余部,曾多次入围台湾金马奖和香港金象奖“最佳美术指导”及“最佳服装设计”,方盈性格温和,她得胰腺癌临终时前前夫与子女环绕身旁,黄锡祥并承诺照顾方盈年迈的父母,让她没有牵挂的离去。

用现在的眼光来看,亦舒小说还真是有点老土的,虽然一辈子在提倡女性独立自主,但终究离不开男性的视角,就算是《我的前半生》里,子君的逆袭成功多少也靠加拿大钻石王老五的打救。

“婚姻仍是最体面的制度”,“结婚仍是较理想的下场”,年轻的亦舒在《我的前半生》的结尾这么说,不像是说给读者听的,倒像是说给自己听的,所以真实生活里的女作家死活也要嫁一个教授,死活要生下个女儿,过上她认为的体面的生活。

对于这位姑母,侄子倪震写得毫不客气:

▲有倪震这种当面说真话的亲侄子,姑姑也是不容易当啊。

这也没有办法的事,毕竟她老人家是一位生于1946年的女性,在她的时代,她已经是十分前卫。

但师太这不甚彻底的女性主义还是让信奉亦舒的好姑娘们多少有点泄气,如果女性的幸福到最终还是需要一个干净儒雅有担当的钻石王老五前来买单,那末这种独立就多少有点装腔作势,这种人生怎么算是真的自由。

我其实最最不理解的是制片方为什么要买一个三十年前的亦舒小说壳子来表现现下的中国——大概贪图那都市化的背景与女性市场。

但亦舒小说出了名的难改编成影视剧,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男主角。按原著《我的前半生》的男一是负心汉,男二是同志伴挡,男三是油滑前同事,男四是外国家明,男五才是最后娶了子君的人。

电视剧让两个闺蜜同时爱上一个靳东(不知和这部戏靳东是出品人有没有关系),从影视剧操作上说得过去,但让清高冷艳的亦舒女郎们变成了二女抢一男的狗血女子也还真是醉了。

说真的,亦舒从来不会也绝不可能让她的女主角们为男人抢破头,亦舒也绝不可能让她的女主角时时刻刻把男人奉为神明。

电视剧里英明神武独当一面的唐晶成了靳东一手调教出来的小白兔;每天疑神疑鬼怀疑男友岀轨,愚不可及任性撒泼的子君一出职场各种犯错全靠太阳神一般的男主各种擦屁股力挽狂澜;这部电视剧里没有一个女性角色是可爱的,罗妈是泼妇,妹妹是吸血鬼,洛洛死缠烂打,凌玲深沉心机……

相反,男人的形象都高大伟岸,男一号是全剧的智商担当,拯救两个女人于各种水火,就连负心的男二号也隐忍坚强顾全大局,更不用提道明大叔那照亮全宇宙的智慧光芒……

精研亦舒小说多年的我的老友一看贺涵讲话就快进,“讨厌极了”。编剧们不知道亦舒迷们生平最反感的就是这种张嘴就金句满脸伟光正有几个钱就开始训人的生意佬么?

整部剧最令人讨厌的根源在于它隐隐地散发着的直男癌的气息,是的,是的,再聪明的女人也是男人教出来的,再能干的女人要靠男人指点和保护。

霸道总裁之类的电视剧之所以极具欺骗性,是因为表面是男人在百般纵容女人,内里却是男人从来优于女人,在一部号称女性主义的电视剧里打正旗号男性崇拜,算是妥妥地给亦舒迷们奉上几只窝心脚。

怎么说呢?

亦舒是有点过时,但怎么也是曾经塑造我们三观的师太级人马,她最看重女性的独立与聪慧,在情感里的个人尊严,“做人最紧要姿态好看”,活得掷地有声、体体面面是她终其一生追捧的女性楷模。

她们不肯求男人,不屑利用男人,怎么能想到唐晶这样铁骨铮铮的中环女王会轻声媚笑:我是你教出来的,我只想你认可我……

一看到单亲妈妈靠自己卖鞋成功却马上归之为男人的功劳,接受闺蜜无私帮忙,却转头暗恋上闺蜜的有钱男友,内心独白是“如果我没有离婚,如果我不是带着一个儿子,如果唐晶不是我的朋友……"

这都什么女人啊,真是差点吐了……

而更令人意味深长的是,电视剧里的马子君们又确实具有某种活灵活现的现实性,临描出了现下中国大部分的中产阶级太太不事生产,不学无术,毫无审美,粗俗戾气的形象。

于是一个更具讽刺意味的事件发生了,马伊俐演出的这个大陆3.0版本子君确实很真实,但却完全长成了亦舒八十年代港版1.0版本的对立面,成了活生生的姜太太——小说里子君最瞧不起那个夸张八卦只会挑灯笼袖的粗鄙女人。

也就是说,从七十年代起,师太花了大半辈子写了三百多本书想要教化女性追求体面的人生观在大陆这一代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身上大部分还真是没有起半分作用,世侩的姜太太化身新时代子君,仍然是中产阶级太太里的主流。

于是乎,我们不但要面对一部电视剧对于亦舒精神的双重背叛,更要面对真实生活里亦舒精神全面溃败:体面也好,姿态也好,尊严也好,在这个时代的女性生活里,全部都变得如此不堪一击不值一提……

同名电视剧之所以让人愤慨,不是因为它差,恰恰因为隐含了亦舒最反感的那种哲学,亦舒此生最恨的敌人不是别人,正是“世侩”。

不单单是因为剧中的女主角世侩,还因为这部电视剧横空出世的姿态尤其世侩:披着亦舒的外衣来打市场,满目都是男性至上的人生哲学,各种凌利的中国式撕叉,何曾有半点体面可言。

人潮人海中,我们曾经无限倾慕过那穿着白衬衣的女子,以为最终会与她同路,谁知三十年后,与她擦肩而过,渐行渐远……港真,还真是有点伤感……

上一篇:《曹清华·爱传万家》四强诞生 “珍贵组合”上演山楂树之恋
下一篇:塔罗牌占卜你和前任还能复合吗?复合后的关系会怎样?

© Copyright 2018-2019 rnslog.com 99真人娱乐 Inc. All Rights Reserved.